嘚咯哒哒

外向且悲观,放荡而含蓄。

预告一下,最近太忙了

人类的本质是鸽子

争取把天方夜谭完结

【minyoon】Prey

#🚗##有点点粗口##一夜情只为爽雷者勿入##没有很好吃##最近风头紧大家悄悄的##但是还是求个小红心小蓝手##搞的百度云图片不清楚的话存手机就清楚了




那个穿豹纹的男生已经第三天出现在吧台旁边了,他喝的酒不多,往往是些低度数的甜酒,独自坐在高脚凳上晃着纤细莹白被牛仔裤堪堪遮住的脚踝。

这是家很有名的gay bar,不同于群魔乱舞的电音酒吧,八九十年代的复古爵士环绕着暧昧柔软的灯光,让人仿佛忘记这是全城最出名的猎艳场所,这里的搭讪不从粗鲁的肢体接触开始,所以那名散发着诱人气息的男生到现在还没人能够染指,和他花色狂野的外套不同,他似乎并不急于回应,而是像一只真正的小豹子一样用审视的眼神挑选自己的猎物。

但是就像大草原上的食物链一般,猎艳场上猎物与猎人的角色从来没有定数。

下文

👇

石墨:(已挂)

云盘:链接:https://pan.baidu.com/s/12ep7mMqSMU3jzS02hbWGbg 提取码:79d7 

好烦啊啊啊啊啊啊我写得好垃圾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要死了啊啊啊啊啊感情哪里只有一见钟情啊!但是我写不来细水长流啊好崩溃啊脑子里只有黄色文学啊啊啊啊

【minyoon】天方夜谭 2

#复建中这章写的不好##剧情过渡##想几章内完结写的有点仓促##下章应该有肉##喜欢就给个小红心叭#

-3-

喜怒无常的君王这一次却格外的信守诺言,每日当真造访姜昇润这间不大的宫室,有时是傍晚,有时是深夜,时而清醒时而浑身酒气,但却总是坐在离他很近的地方注视着他弹拨手中的弦乐,歌唱或是四处传唱或是极少听闻的歌谣。

厚重木门被猛的推开发出巨大的声响,将躺在床上的白衣少年惊的猛然坐起,发现往日傍晚以后才会出现的君王站在门前,他惶恐的下床正准备行礼,却被人开口打断

“起来了就拿琴唱歌。”“可…陛下…”“朕让你去拿琴唱歌”

姜昇润慌忙拿起搭在一边的外衫披上,匆忙间瞥见君王格外阴沉的眼神,吓得被一旁的木椅绊了个趔趄,坐倒在地毯上,他顾不得痛就急着起身去完成那人的指令,抬头便看到了那花纹繁复的衣角,宋旻浩正单膝跪在他面前,手里拿着从墙上取下的三弦琴。

“你怕什么,朕说过不会杀你就不会杀你。”

语调虽和往日并无太大不同,但姜昇润莫名觉得那人的心情明快了许多。他接过那张三弦琴,手指触碰到君王冰凉的手心,心神一悸,他并未多想,只是觉得那层层叠叠的华贵衣袍包裹下的手怎么能这么冷,便顺势握住了那只苍白的手,

“陛下的手怎么这么冰,宫中暖炉烧的不够旺吗?”

宋旻浩愣愣的感受到手上传来的温度,暖而干燥的肌肤就像少年本人一样像阳光一般,暖的有些灼人,他轻轻抽出被握住的手来,并未计较少年的逾矩

“体质向来如此,朕从幼时起便体寒于常人,但众人皆因须发异色而避我如蛇蝎,从未有人注意到过罢了”

宋旻浩的语气是轻描淡写的,可姜昇润就是从中品咂出一抹浓重的孤独。他不知该如何接过话头,只是默默拨动了手中的琴弦,唱起一首曾在汉江边听歌女唱过的歌,他专注于歌唱之中,并未察觉平日坐离一步远的君王靠近的仿佛能交换体温,于是在那削瘦的下巴靠上他肩膀时瞬间僵住了,他听到低沉的嗓音响在他耳边

“往日朕听你唱歌,今日换你听朕讲个故事,一个很长的故事…”

故事确实很长,当宋旻浩停下来的时候时辰已将近晌午,比常人体温更低的呼吸浇在姜昇润耳边,他只感到心脏的跳动声逐渐盖过了耳旁的声音,恍惚只记得是一个长相异于常人的少年,在经历了歧视虐待之后阴阳差错获得世间至高权力的故事,故事里的少年虽然得到了所有人都想要的东西,却任然被人惧怕被人暗地里贬低,他拥有权力却无法让自己得到最想要的东西。

“那他最想要的东西是什么呢?”姜昇润侧过头看向那双黝黑深沉的眼眸。

“他还在找,昇润啊,他还在找那个能填补他胸中空缺的东西,他觉得那就像一只不存在的青鸟”白发的男人抬起手抚摸了一下面前的脸庞,“传说青鸟永远不会被找到,它只能自己飞来”

那只冰凉的手贴在脸边,姜昇润觉得自己的心脏跳的像一只欢快的鸟要冲破胸膛,他觉得那双眼眸就像他看到的第一次那样恍若一潭深沉的湖水,明知会被溺死,却还是被吸引着向更深处走去。

他轻轻的将脸蹭了蹭那只苍白冰冷却骨形优美的手,定定的看向宋旻浩

“你的眼睛真好看”

青鸟

它飞来了

少年话语落下的一刻,手中肌肤滑过的一刻,宋旻浩突然这么觉得。


【minyoon】天方夜谭

看了《fiancé》mv里穿韩服小宋突生的脑洞

大概是昏君宋X善良姜

一个拯救与被拯救的故事

激情码字,可能会坑,希望大家监督


-1-

“委屈你了,小润,可是我真的真的不想,不想嫁给那个人”

女孩紧紧攥住一双手,那双被握住的手泛着红色,在红色布幔以及袖边的对比下像是有血要滴出来。

“没事的小姐,您府上救我一命,现在就是我报答您的时刻”

说话的男孩皮肤是雪白的,黑色的刘海柔顺的搭在他额上,身上是大红色的喜服,衬的他的嘴唇像秋天刚成熟的苹果般红嫩,他嘴角抿起笑来,按耐下不安的心安慰眼前的女孩,

“这不是没有更好的办法了吗?毕竟,那位名声不大好…我会想到逃脱的办法的小姐,别担心啦”

眼前人的眼泪又开始止不住的掉下来,气愤极了

“那是名声不好吗?他!那些嫁到宫里去的女人有几个还健全的活着!对不起啊小润…”

姜昇润还想再说几句,外面传来尖尖细细的催促声,他慌忙的捞过一旁的盖头盖在头上,

“公公在催了小姐,我会想办法的,您不要担心,在家里好好照顾自己,我走了…再见…”

转身推开房门,不太熟练的拎起裙摆坐上轿子,轿子颠簸了两下开始向前移动,他悄悄的撩开车帘向越离越远的府邸看了最后一眼。

“会想到办法的…”他轻声呢喃。


坐在轿子上的时间越久,他的心就越煎熬,可能是上一桩指婚的那家小姐跳轿跑掉引的那君主震怒,现在周边的侍卫几乎围的水泄不通。姜昇润攥紧了袖子,开始思索一会儿见到那高高在上残暴不已的君王该如何保全性命。不短的路程越担心好像就越短,不多时轿子就停下来,太监尖细的嗓音响起“姜家千金到!”“宣!”几声呼喝交替,前面的帘子被仆从掀开,他低着头下了轿子,看着脚底的汉白玉台阶缓慢的向上走着,渐渐汉白玉变成了材质上好的地毯,“快跪下!”身旁跟着的太监小声督促。他只好曲下膝盖,手心紧张的濡湿,红盖头太严实根本看不到一点地面以外的情况,整个大殿安静的只剩呼吸声和蜡烛火星噼啪的声音,自己的心跳却咚咚咚的回响在耳边。直到一双黑色绣了龙纹的缎面靴子停在他眼底下。头上的布被挑掉,他听到那君王低沉的嗓音。

“男的?”

姜昇润一瞬间心脏都快停跳,一时除了闭上眼睛什么反应也做不出来。

“问你话呢,今天朕心情好,看你能解释点什么”

那人就在他身前坐下了,姿势随意且放荡,姜昇润睁开眼睛,看到那位传说中的暴君,头发是近乎白色的浅金,就连眉毛也极淡,这让原本英俊的脸庞显的有些阴桀,但是眼瞳的黑却极为纯粹,像黑夜里平静的湖水,要将他吞噬。

“你的眼睛真好看”

“你说什么?”男人挑了眉毛,姜昇润才意识到心中的想法已经不小心脱口而出。

“贱民逾越了”姜昇润吓的猛得低下身,将额头靠在地上,欺君之罪还没定论就妄议天子容貌,他这小命怕是在说出那句话时就已经丢掉了半条。

下巴被人用脚背抬起来,眼前的人眼神中带着打量和审视看了他很久,

“行了,欺君朕都不计较了,这点逾越也无妨,来人啊,带到原来准备好的地方去”说罢转身向台阶上的龙椅走去,拿起衣衫轻薄的宫女手上喝了几口的酒继续仰头灌下。酒液顺着嘴角划过下颌,让这身姿高挑的君王看上去竟有一丝脆弱。

姜昇润轻轻拍了拍自己的脸,觉得自己傻,那可是让全国怨声载道的暴君啊,今天不过是心情好放过一个蝼蚁的小命,自己还莫名同情起他来了。

-2-

宋旻浩很久没见过这么有趣的人了,明明怕自己怕的发抖,手都攥的毫无血色,却还能说出觉得自己眼睛好看这种毫无目也不能救他性命的话。

宋旻浩是个只凭心情和感性做事的人,觉得有趣就养着,觉得无趣恶心就杀了,他也不想当什么皇帝君王天下至尊,只不过是他的兄弟们杀来杀去结果却让他这个怪胎捡了便宜。多无聊啊这个皇宫,每个人不是小心翼翼就是心怀鬼胎,讨好带着目的,阴谋理所当然的害他性命。喝了酒的脑子胡思乱想,他跌跌撞撞的走在皇宫宽敞的青石板路上,没人敢来扶他也没人敢挡他的路。

走到一间宫室门口时,突然听到一阵歌声,男孩的声音不是飘渺而是浑厚又有力量的,这让宋旻浩想起了他几天前饶了一命的小玩意儿,应该就是在这里暂住。这么想着他伸手推开了涂了朱漆的大门。看到里面的宫女匆忙进去通报,于是歌声停下了,他走进房间看到黑发男孩慌张的放下了手中的三线琴正准备跪下行礼。“继续唱”醉酒了的他口齿不清的命令,“什么?”姜昇润抬起来眼对上了君王的视线,宋旻浩突然发现男孩虽然是单眼皮,但眼睛却挺大,瞳仁是琥珀色的清澈,

“朕让你继续唱”

他席地坐下一条手撑在膝盖上支着下巴,看着眼前人重新把琴拿好,

“陛下要听什么?”姜昇润小心翼翼的开口,宋旻浩恍惚觉得少年的嗓音和他的长相大相径庭,不似面貌般纯洁,而带着一股撩人的哑,像烧过后的龙涎香,回味无穷。

“陛下?”男孩又呼唤了一声,“随便吧,唱个你拿手的”“是”男孩垂下眼眸。

“这样吧,你每天给朕唱歌,”宋旻浩又开口,“只要朕觉得好听就不计较你的欺君之罪,哪天朕觉得不好听了,那就是你判罪的时候”

男孩手拨下第一个音,“谢陛下赎罪…鄙人一定会让陛下一直觉得我的歌好听的”他抬起眼看了白发君王一眼,“没有人会觉得鄙人的歌不好听”

在说这句话时,男孩眼里仿佛有一种坚定且充满希望的光,顺着视线的交汇烧到宋旻浩被鲜血和无端权利浸泡后麻木冰冷的心里。

【长得俊】海盐焦糖椰浆(上)

八百年大限到了我更新惹

一个长得俊abo车车

不好吃不要骂我😭

试读:

尤长靖靠在厕所隔间的门板上,身体热的发烫,不可描述的地方一阵一阵涌上湿意和瘙痒,高强度的训练让他记错了自己的发情期,之前练习间期不正常的发热才提醒他发情期近在眼前,可是抑制剂在遥远的宿舍楼,而他的情热来势汹汹。信息素过于浓郁,透过屏蔽贴漫出来,整个卫生间充满着椰浆的清香。尤长靖坐在马桶盖上,难耐的决定先自己解决一下欲望问题,等情热稍缓就去宿舍打抑制剂。他正将手伸进运动裤里,就听到脚步声靠近,吓得屏住了呼吸。那人的气味很熟悉,是海盐焦糖的味道,海风的咸夹杂着略带苦味的甜。

“尤长靖?林超泽说你不舒服来卫生间…”

林彦俊踏入卫生间的第一步就察觉到了不对,但对尤长靖的担心让他按下了心中的疑虑询问,可刚开口就闻到一丝椰子的清香,让他头脑有点发热,意识到可能是有omega发情了,他顿住脚步,

“不好意思,需要我帮你拿抑制剂吗?”

“林彦俊…”可能是脑子烧糊涂了,尤长靖开口叫住了外面的人,

“尤长靖?!”林彦俊愣住了,“你不是beta吗?”

“呜…”尤长靖难受的哼唧了一声“这个…说来话长…”

林彦俊站在外面,闻见越来越浓郁明显的椰浆味,眸色暗了又暗,他本来就对尤长靖有难以开口的情愫,现在这个状况让他很难保持理性,做一个柳下惠转身离开。

“那…要不要我帮你?”他开口问道,半天没听到回答。“那,我去给你拿抑制剂?”

“不,你…你帮帮我吧…”

剩下部分:🚗

会有下的!关注lo主不迷路!

喜欢请给一个小红心小蓝手叭!

感恩乐乎的拉黑功能终于可以不用看到不想看到的文了
拉黑拯救暴躁小嘚

最爱的花是白玫瑰
因为我足以与你相配
弟弟加油啊!要带着洋哥的份一起出道!

我一个不爱开小号的人每每被掘了前圈的坟都感到背脊发凉。
但是又舍不得删因为那几篇都没有文档备份

【长得俊】校霸的甜蜜情人 1

#高中au
#今天长得俊太好磕啦太甜啦
#喜欢请点小红心小蓝手哦
#还会有后文 关注lo主不迷路
-1-
“站住!懂不懂规矩的?”一个看起来流里流气的人挡在了面前,“新面孔啊,知道走这条路要交保护费不?”尤长靖心里嫌弃着这人的黄毛,面不改色答道,“不知道。”“嘿我让你回答问题了?”黄毛一把揪起眼前这个细胳膊细腿男生的领子,“钱拿出来!”“同学,我身上没带钱诶,”尤长靖软软的开口,“哈?!没带钱,那你就准备挨揍吧?”男生叹了口气,正准备手上用劲放到这个不识好歹的小喽啰,“你们在干嘛?!”黄毛啧了一声转头看向声音的源头,“怎么小子?要管闲事?”
林彦俊觉得自己运气很好,转学第一天就遇到开始制霸之旅的好机会,那几个头发黄不拉几校服松松垮垮的人,一看就在欺负弱小的同学,这个时候需要的就是他林制霸的挺身而出,于是他及时开口吸引了那个黄头发的注意力,“我今天就要管了,怎样?”“怎样?!老子揍你啊……”林彦俊不耐烦的疾步上前,一把把那人压在地上,黄毛挣扎着“你知道我大哥是谁吗?!啊?”林彦俊加重了手上的力,听到底下黄毛的惨叫,“我管你老大是谁,你听好了,今天起这个片区只有我是老大,记住我的名字,林彦俊,我是要制霸登上顶点的男人,有谁不服,尽管来挑战我,听清楚了吗?!””听…听清楚了!大哥饶命啊!”林彦俊卸了手中的力,满意的看着黄毛屁滚尿流的消失在转角。
“同…同学…谢谢你哦”林彦俊听到道谢,得意的转过头看向身旁的获救的人,这…这什么啊…怎么会有这么可爱的男生?!林彦俊心里捂住了脸,面上强撑着冷酷,“不用谢。”“真的很谢谢,帮我解决了一个大麻烦,我请你吃中饭吧?”尤长靖嗓音更甜了,露出自认为最可爱的让所有人无法拒绝的笑容,显而易见的,林同学并没有排除在所有人之外,他晕乎乎的答应了,云里雾里的跟着这个矮自己半头的人往不知道哪里的方向走,“我和你说哦,待会儿哪家餐厅做湖南菜真的是一绝,那个小炒肉油拌饭吃了你绝对忘不了……”尤长靖滔滔不绝的和身旁的冷脸男生说着,如果他的好友陆定昊同学在现场,一定会觉得尤长靖脑子是坏掉了,和第一次见面的人莫名其妙的说些有的没的不说,居然主动请人吃东西,平日里一粒米都不会让给别人的人,居然请陌生人吃饭,没点鬼他陆定昊一辈子追不到赵福瑞。
事实证明,尤长靖心里就是有鬼,在几十分钟之前他正准备出手复习一下搁置已久的碾压揍人技能,被身边这个人打断了,但是他没有不爽,他反而有点发飘,男生冲到旁边撂倒黄毛喽啰的时候,像身上发着光一样的闪过他面前,他感觉世界都放慢了,清晰到男生歪嘴笑时出现的酒窝也清清楚楚的出现在眼前,他的心脏突然跳的有点快,和吃到喜欢的食物的时候是同样的感觉。尤长靖是个有乐必享,有食物必吃的人,于是做出决定只花了三秒,他决定抓好这个让他迷之开心的男生。
于是出现了现在这个场景,方桌子上餐具茶水菜品一应俱全,两个人相对而坐,看上去就又白又软的一个正吃的欢,对面的却没什么动静,只是一直盯着吃饭的人,气氛奇妙的像是一个在监督另一个吃饭。林彦俊很苦恼,他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搭讪,也不是很想吃东西,于是眉头皱得更死, 看上去就像对面吃的不是菜是他的肉一样。尤长靖噼里啪啦的说了半天是真饿了,他不是不想搭理别人只是他的嘴巴有比说话更重要的使命。看着眼前的人下筷子的速度终于慢了,林彦俊尝试性的开口,“额…同学”“同学…”最怕空气突然安静,更怕陌生人同时说话。“你先说…”“不,你先说…”尤长靖喝了口茶水,笑了笑“那我说喽?同学,谢谢你今天帮了我,你叫什么呀?是哪个班的?”林彦俊突然受到了暴击,他一个大男人,说出来有点羞耻,生平除了冷笑话和猎奇小故事,最喜欢的就是可爱的东西,眼前刘海软软的,眼睛圆圆的,脸还白白的男生,完全是他的取向狙击,此刻感觉心被丘比特的箭射了个对穿,“我叫林彦俊,转学生。”“啊~转学生哦,我叫尤长靖,是高三B班的。”